• 您的當前位置:
  • 網站首頁->政務公開->政務動態->工作動態
  • 東亞地區絕無僅有!金西又發現一處上山文化遺址!

     浙中考古基地落戶金西振奮人心,更令人欣喜的是,繼浦江上山遺址,義烏橋頭遺址,金開開發區山下周、青陽山遺址等之后,金西又新發現了三潭山遺址。浙江省早期新石器時代遺址,也就是上山遺址群有望突破20處,其中金西就有三處!

     

     

    三潭山遺址位于金華開發區湯溪鎮東祝村西北一處名為三潭山的小山坡上,距青陽山遺址直線距離一公里左右,位于同一二級臺地上,距今9000—10000年,同屬于上山文化。

    我市上山文化分布密集。自2000年浦江上山遺址發現以來,浙江省總共發現早期新石器時代遺址18處,其中金華占2/3,達12處之多,分別為:浦江上山遺址,永康廟山、太婆山、蓭山、長田、湖西、長城里遺址,武義大公山遺址,婺城區山下周遺址、青陽山遺址,義烏橋頭遺址,東陽老鷹山遺址。

     

    三潭山遺址是在去年下半年試探性發掘時發現的,至此,我市早期新石器時代遺址增至13處,浙江省總共發現早期新石器時代遺址也“水漲船高”增至19處之多。
    “浙江中部能夠發現如此密集的新石器早期遺址,非常難得,在東亞地區都是絕無僅有的。這一地區是人類從洞穴邁向曠野已知的第一個落腳點,對探索中國區域早期文化意義重大。”上山文化專家、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資深研究員蔣樂平透露,距三潭山遺址五公里左右的九峰山等遺址遺址也出土了夾炭陶片,其年代可能在新石器早期,浙江省早期新石器時代遺址,也就是上山遺址群有望突破20處!

     

     


    “這個遺址現場保存得好!”

     

    在上周五舉行的浙中考古基地授牌儀式上,新發現的三潭山遺址引起了浙江省文物局副局長曹鴻、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長方向明等專家的濃厚興趣。

     

    “這個遺址現場保存得好!”剛走到遺址現場,舉目四望,方向明就連聲夸獎。

    聽蔣樂平介紹,三潭山遺址為上山文化考古新發現,不在原先已公布的18處浙江省早期新石器時代遺址內,曹鴻頻頻點頭贊許:“這個很重要。”

    三潭山遺址對我市讀者來說,并不陌生。去年10月24日,本報即在顯著位置,以《金華第一步 人類一大步》為題,詳細報道青陽山遺址考古調查和針對性試掘的重大突破,并披露了三潭山遺址“純屬偶然”的發現經過。

    “(2018年)9月10日,青陽山發掘結束后,晚飯后我到三潭山散步,無意中在靠近厚大溪高起的一個荒坡上看到一枚裸露在地表的石鏃。”市文物局工作人員徐崢晨畢業于山西大學考古專業。自3月6日起,受時任市文物局局長汪希燕派遣,他一直駐扎在村里,在蔣樂平指導下,具體負責考古調查和針對性試掘工作。

    石鏃是新石器時期的文物。第二天,徐崢晨馬上組織人員在三潭山展開調查。“我們挖了一條2米×4米的探溝,表土層采集和出土了漢代弦紋壺,商周時期印紋硬陶,第二層發現后良渚時期的魚鰭形鼎足、陶釜、石鏃等;第三層屬上山文化階段,下面有一條溝,這是最早的文化層,距今一萬年。”
    去年開挖的探溝,當天呈現在眼前已“像模像樣”:往兩邊延伸,非常規整;地面畫著六個大小不一的圓圈,還有一條溝和四個圓洞。
    蔣樂平現場答疑解惑:“這是三潭山遺址試發掘的一個坑,看起來不深,但年代很久遠。堆積物分四層,3-4層距今9000—10000年,相當于上山文化;1-2層距今4000多年,比良渚文化稍微晚一點,相當于新石器晚期,錢山漾文化,堆積物豐厚。”

     

    蔣樂平還特別提到了地上畫的圓圈:“大家看看,這些圓圈雖然不起眼,但都是距今9000—10000年的遺跡。很多陶器、器物,就是在這些坑坑洞里發現的。以前沒什么建筑材料,就知道往下挖。新石器時代遺跡,往往是各種各樣的坑坑洞洞。下面到底有什么,是什么形狀,誰都不知道,現在我們看到的,僅僅是考古的一個瞬間。”
    短短一個瞬間,便已穿越萬年。考古的驚喜是如此讓人猝不及防。

    金華是浙中考古的重要地區

     

    去年10月,記者第一次看到三潭山遺址時,小山坡上種滿了橘樹。當天,記者看到,橘樹早已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滿眼的“考古元素”:
    遺址現場正中豎起了巨幅宣傳牌,大老遠就看到兩行大字:金西地區新石器時代至商周時期的文化遺存與年代;遺址四周立著山下周、青陽山、三潭山、半盤山、貞姑山和九峰禪寺等金華開發區境內已經發現的7處新石器時代至商周時期遺址的基本介紹,圖文并茂。

     

    金華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主任李斌峰來到三潭山遺址現場,問的第一句話就是:“為什么不用棚保護起來?”
    蔣樂平一聽就樂了,領導這么重視考古是好事。他上前笑著解釋:“試掘區只是遺址的一部分,周圍還會擴展開來。我們用洛陽鏟做了勘探,遺址面積大約3000平方米左右,實際范圍可能還會更大。”
    蔣樂平親歷上山文化發現和研究的全過程,轟動國內外的浦江上山遺址,就是由他主持考古發現的,此后他持續關注金華上山文化遺址19年,對上山文化情有獨鐘。
    “金西是浙中考古的重要地區。為什么提浙中考古基地這個概念,首先是因為這里發現了上山文化。上山文化考古是浙中考古基地工作的重要方向,因為這里發現了最早的栽培稻。現在全世界一半的人是由稻米養活的,上山先民為人類、為歷史的進步作出了很大的貢獻。迄今為止的考古發現表明,金衢盆地是稻作農業的起源地。這是一個世界性課題,意義非常大。”蔣樂平希望政府部門、社會各界齊心協力,助推上山文化發揚光大。
    上山文化是人類記憶時空里非常重要的一個點


    上山文化影響有多大?

     

    即將于下月舉行的“世界考古論壇”日前已正式向蔣樂平發出邀請,他將向全世界介紹上山文化。
    曹鴻認為,對上山文化的認識,應該再提升,再歸納,上升到一個新高度。
    方向明也對上山文化予以很高評價:“上山文化屬于浙江本土的考古學文化,我們看良渚、崧澤、馬家濱很厲害,但這些都不完全是浙江的,只有上山、跨湖橋、河姆渡,以及好川,這些一直都是浙江的本土特色。”
    金華日報持續19年跟蹤上山文化報道,今年7月26日,杭州良渚古城遺址成功申遺后,本報及時推出《良渚成功申遺 上山還有多遠》,為上山申遺鼓與呼。曹鴻也予以肯定:“上山申遺,正像馬云說的: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首先,要敢想。”
    金華開發區金西管理中心二樓,蔣樂平帶領曹鴻、方向明、市政府副秘書長葉順清、市文化廣電旅游局局長方憲文等參觀“伊始萬年的浙中腹地上山文化青陽山遺址分布區”展覽,各遺址點考古出土的石斧、石錛、石鏃、陶罐、陶壺、石鉆芯、石刮削器、石鉞等文物,把兩間辦公室大小的展示“撐”得琳瑯滿目。

     

    “新石器早期、中期、晚期在這個區域里都有,這里是建立浙中史前文化的一桿標尺。”
    “上山文化是金西地區最重的一塊牌子。”
    “這些石器不起眼,但見證了人類發展的歷史 ……” 
    蔣樂平如數家珍,人群中不時發出驚嘆。
    萬年上山的氣息,在這個秋日的正午,正以另一種方式活脫脫歸來。
    360彩票网站怎么样 脱兔电竞比分 最快 河北体彩排列5走势图 nba比分网007 秒秒彩官网 上海普陀股票配资公司 体彩竞彩足球比分开奖 奥运会排球比分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走 棒球比分网直播 七开奖结果星彩 天津快乐10分 篮球即时比分9o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竟彩大赢家比分直播 贵州麻将掷骰子规则 重庆幸运农场十分钟